政客们怎么留这个发型?为了往上爬

  发型作为一个人主动选择的风格,是你和tony老师共谋的作品,也像是一个人的绘画、一个人的文章一样,强烈的彰显着自己的风格。

  《社会心理学》杂志发表的一个研究也发现,女性角逐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职位时,优美魅力成了对女性的不利因素。因此,看上去越有男性气质,就越会被认为有权势和影响力。

  政治波波头也分长短不同类型。梅姨的波波头是典型的中等长度分层波波头,而默克尔、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·斯特金等人的则更短,她们看上去更强势,更像男性。长款的波波头也很受欢迎,能兼顾权势与女性气质,而棕色的波波头会显得更为严肃。

  《华尔街日报》曾写道:或许,特朗普的头发吸引了比任何政客都多的注意力,其发型也成为他的关键组成部分。

  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凌乱的头发也帮他赢得伦敦市长、英国首相选举。他的乱发恰恰印证着其反建制的主张——他“反精英”,连头发都可以不梳。乱发也是这位出身伊顿公学的精英人物平民化、通俗化、个性化的包装。

  因发型而在选举中有加分的政客远不止这几位。约翰·肯尼迪打败尼克松当选美国总统,据说他早在竞选国会议员开始,其父就全方位教导他,包括如何穿衣、留什么样的发型,让他看上去年轻、智慧、严肃认真。

  1960年代之前,英国有秃顶的首相,比如丘吉尔、艾德礼,美国也有艾森豪威尔总统。那时,秃头意味着成熟与智慧,受到人们尊敬。

  于是,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会请理发师帮忙掩盖发际线后退的迹象;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则选择了植发手术;法国前总统奥朗德一个月要花7600英镑用于理发。

  虽然我们不是公众人物,但认真的和tony老师交流,告诉他我希望给别人留下什么印象,还是需要的。